主页 > 建筑涂料 >
因一包酸菜导致康师傅、统一流失数亿市值严钦武到底什么来头
发布日期:2022-04-27 09:45   来源:未知   阅读:

  凭借极高的热度,这家低调了二十多年的良心国企迅速出圈,各大超市中的白象食品迅速脱销,网上店铺的销售也是供不应求。

  白象昔日的老对手康师傅也不甘示弱,3月15日也凭借“康师傅致歉”的词条登上了热搜。

  在消费者权益日这个特殊日期,康师傅何故当众致歉?它又与同样空降爆点热搜的插旗菜业集团董事长严钦武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我错了,我诚挚地向广大消费者道歉,在接受检查之后,我们一定整改到位,希望广大消费者,相信我们,再给我们一次机会”,面对镜头,这位看似拘谨老实的董事长“情真意切”的说道。

  但严钦武真的如同看起来那般憨厚老实吗?这次被央视曝光真的是他第一次犯错误吗?

  当然不是。严钦武近几年的所作所为与他外表流露出的木讷大相径庭,华容县田丰菜业的创始人徐克辉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这个唯利是图的黑心商贩,竟是昔日自己交口赞誉的能干之人。

  从地摊小贩到湖南省华容县田丰菜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徐克辉只用了不到十五年,凭借“梅嫂”精湛的泡菜工艺,田丰菜业伫立在益生菌泡菜行业的最高点。

  不过异于大多数盲目辞职的愣头青,在回乡之前,严钦武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创业方向,找到了有利可取的商机,那就是湖南著名的特产蔬菜——芥菜。

  翠绿的芥菜被湖南人民从土里连根拔起,经过腌制调味之后,口感清脆味道酸爽的芥菜成了每家每户餐桌上必备的佐餐小料。

  但这种现象在中国绝大多数地方是没有的,让芥菜走出去,让钱财流进自己的口袋成了广大湖南农民心中最为殷切的目标。

  本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想法,严钦武决定干一票大的,与人合伙成立了湖南插旗菜业有限公司。

  那时候的湖南芥菜市场鱼龙混杂,遍地都是小作坊形式的加工户,同行间激烈的竞争不仅没能将湖南的芥菜推向中国市场的高潮,而且与农民期望获取的营收也相距甚远。

  芥菜户们苦不堪言,但又无力改变,为了在同质化的市场将自己的商品卖出,他们只能在价格上一跌再跌,他们亟需一个良性竞争下的芥菜市场。

  而这也成了湖南插旗菜业有限公司在湖南迅速站稳脚跟称霸芥菜市场的主要原因。

  颇赋经商头脑的严钦武在创业初期表现出了极强的执行力和卓越的胆识,他否定了芥菜作坊式加工售卖的可行性,觉得统一才是发展路上最好的选择,于是他决定并购插旗镇的芥菜大户,创造自己的品牌。

  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意料之外的冷冰冰,那些在恶性市场竞争中身陷囹圄的农户在听到严钦武的并购管理想法的时候,态度却是一致的拒绝。

  “我把我的作坊给你,利润都被你抽走了,那我拿什么赚钱,你别给我说以后,一个刚成立的破公司,还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咱们谁赚钱多还不一定呢”……

  诸如此类的话,严钦武已经听了不下二十遍,他的创业宏图被农户们贬低的一文不值,但他没有放弃,第一遍拒绝就去拜访第二遍,第二遍再次遭受闭门羹,那就再次前往。

  当时的严钦武心中就只有一个信念 “再试试,总会有人愿意相信我的”,而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严钦武并购停滞不前的尴尬处境发生了转折。

  男人探寻的语气将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的严钦武拉回了现实,看到生人的出现,严钦武明显怔了一下。

  男人以为严钦武没有听清自己说的话,便又复述了一遍“您好,我有一家芥菜加工厂,听别人说咱们公司有意收购整合,我们想与贵公司合作,您看可以吗?”

  看着眼前自动上门的客户,严钦武喜不自胜,他立马起身把这个面露苦相的男人请进了屋子,并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

  华容县规模大一点的芥菜加工厂,在寻求并购时,严钦武挨个跑了个遍,但对于眼前这个男人,他却没有丝毫的印象。

  严钦武认定这个男子持有的不会是规模型的加工厂,那就只剩一种可能:家庭式小作坊。

  果不其然,当严钦武把泡好的茶水放在男人面前的茶几桌面之后,男人吞吞吐吐的开始说话了。

  和严钦武预想的一样,男人袒露自家经营的是一个小作坊,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经营经验,自家的小作坊只能在严峻的竞争形势下勉强生存。

  但孩子越长越大,需要的花费也越来越高,小作坊的营收除去家里的日常花销后已无力支付孩子的教育费用,因此他才找上了严钦武。

  男子对生活的无力感透过寥寥数语尽数传递给了严钦武,拒绝的话术在严钦武的脑海中编排组织了数遍,可看着眼前这个白发横生的中年人,严钦武只说了一个“好”。

  严钦武实在开不了拒绝的口,因为农民出身的他也经历过食不果腹的苦日子,其中夹杂的心酸滋味,直至现在依旧弥留在他的心底,所以他打破了自己定下的并购条例,同意了男人的请求。

  严钦武招到了第一家合作伙伴,并购不顺的破冰开始瓦解,顺利招募到了18家加工企业。

  2003年,一辆普通的班车将心有满腔抱负的严钦武送回了自己的家乡,走在种满芥菜的乡间小径上,严钦武的心情是止不住的荡漾。

  阔别家乡已久的严钦武无比想念家中的父母,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但他前往的方向并不是自己家,而是插旗镇政府。

  严钦武知道,仅凭一己之力整顿鱼龙混杂的芥菜市场难如登天,但如果有了政府部门的插手,事情的发展就会变得顺风顺水,他需要这份帮助,他也坚信政府一定愿意出力帮这个忙。

  严钦武的祖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动人民,但严钦武的父母却有着超脱落后时代的认知。他们不愿意让严钦武跟他们一样,一辈子都俯身耕耘两三亩薄田,因此他们倾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供严钦武读书。

  在父母望子成龙的殷切期待中,严钦武考上了一所专科院校。喜讯送达的那一天晚上,严钦武的父亲打开了家中唯一一瓶酒坛,平日里晦暗不明的脸上也堆满了笑褶。

  原本普通的夏日傍晚,因为录取的喜讯,喜悦的气氛甚至超越了除夕,酒过三巡的父亲揽住严钦武的肩膀将他一把拉到自己的眼前,认认真真的对他说:

  “伢子,这次你可真给你老子我长脸,你一定要有出息,不要给我们老严家丢脸”。

  那是父亲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对严钦武说话,也是从那刻开始,严钦武就在心底立下了出人头地的誓言。

  大学时光过的很快,毕业之后,严钦武也成功留在城市,进入了一家棉花销售厂工作。

  也正是这份工作,让严钦武形成了自己对市场的判断,他本就不甘心一生拘泥于棉花厂,于是在发现商机之后,他便毅然辞职重返了自己的家乡。

  严钦武知道,深受混杂无序芥菜市场困扰的不仅只有农民,还有想在经济上实现突破的插旗镇政府。

  占据绝佳的作物生长环境,经济发展却一直止步不前,芥菜市场不时产生的纷争更是让插旗镇政府苦不堪言,他们亟需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措施。

  但在一开始的时候,插旗镇政府只是默许了严钦武谈拢并购的行为,并未开展任何实际的援助措施,在严钦武接二连三的受挫之后,插旗镇政府才开始利用广播向农民、作坊和工厂普及并购的利益和稳定性。

  在利益的驱使下,农户们拒绝的神经开始松动,插旗菜业有限公司也终于迎来了规模化的生产。

  严钦武在工厂内修建了近三百个腌制池,将收购来的芥菜在工厂内集中腌制,为了提升产品包装品质,严钦武还花费重金引进了真空包装技术。

  高效有序的流水化生产,不仅肃清了芥菜市场的恶意竞争,插旗镇的经济产业也如插旗镇政府期待的那般实现了质的飞跃。

  但垄断当地芥菜市场并不是严钦武最终的目标,让插旗牌酸菜走向全世界才是他真正的理想抱负。

  为了打响知名度,严钦武注册了插旗、华容道、丽明、海露、伊地园五个商标,出众的品质加上苦心经营的宣传,插旗菜业的市场知名度也是日益水涨船高。

  中国知名方便面品牌康师傅也注意到了这家声名大噪的公司,主动向严钦武抛来了橄榄枝,或者也可以说是“求救信”。

  2003年,统一老坛酸菜牛肉面横空出世,在整个速食方便市场引起了现象级的轰动,年销售额更是达到了35亿元。

  老坛酸菜的崛起将康师傅引以为傲的红烧牛肉面挤下神坛,为了重回巅峰,为了蹭酸菜方便面的热度,康师傅找上了插旗菜业。插旗攀上了康师傅的高枝,知名度再次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这时候的插旗还是一家用心经营的私企,这时候的严钦武也还是那个想为父母争光的“好孩子”。

  2010年,北京市工商局接到了群众举报说一款名叫海露的酸菜中二氧化硫的指数严重超标。事关食品安全问题,工商局人员不敢耽搁,在鉴定结果出来后的第一时间就下架了相关产品并处罚了海露酸菜的所属公司。

  工商局以为被罚之后的海露酸菜一定会引以为戒,不会二度拿人命开玩笑,但没想到的是,八年之后,海露酸菜又因为防腐剂超标被罚了。

  事件在网上不断发酵,就在舆论最热的时候,2017年一位网友发布的视频再次把这个事件推向了新的高潮。

  视频中的工人们全部身穿白色的隔离服,带着一次性帽子和橡胶手套,绿油油的芥菜整齐有序的分装在红绿的大筐,清洗池里的水也是清澈见底。

  为何如此有讲究的车间会生产出防腐剂超标的产品呢?插旗菜业的车间真的如视频中这般整洁卫生么?

  视频中有人穿着拖鞋,有人光着脚,有人抽着劣质的香烟,有人尽情倾倒着过量的白色粉末,这里不是农忙时节施肥撒种的田间,这里是土坑酸菜的加工厂。

  工人们污泥土渍的拖鞋或者是积灰结痂的脚直接踩在酸菜上,抽完的烟头以及弹落的烟灰也落在脚底下的酸菜上,土坑里是散发着恶臭的污水,可就是在这样脏乱差的环境下生产出来的酸菜还赫然摆在中国超市的货架上。

  曝光出来的是湖南老坛酸菜插旗菜业的面对中国市场的加工厂,可对标海外市场的加工厂该司却依旧严格按照出口产品的标准化执行。

  2010年因为超标的二氧化硫,插旗菜业被工商局罚款了两千元,但对于家大业大的插旗来说,两千元的罚款严钦武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在中国酸菜界只手撑天的插旗,助长了严钦武贪欲的膨胀,他开始想方设法把插旗的酸菜推向海外市场。

  正当严钦武陷入大笔外国资金源源不断流进自己账户的幻想之时,意外的发生不仅破灭了他的黄粱美梦,还给他送来了一张十万元的罚款。

  因为过量的防腐剂,插旗牌的酸菜不仅未能顺利通过海关的质检,被尽数扣押,还要承担一笔十万元的罚款。

  这一下,严钦武彻底惊醒了,但他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却再一次刷新了中国企业家“表演”的底线。

  为了顺利将产品销向海外,严钦武严格按照国际出口商品标准打造了出口酸菜车间,建造的花销是巨大的,可自始至终严钦武就没有想过白花这笔钱。

  严钦武邀请了多家媒体参观插旗菜业的制造车间,并借机大肆宣传。宣传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多家企业纷纷到访致电,与严钦武洽谈合作事宜。

  为了缩减成本,严钦武开始堂而皇之的搞起了双标,出口国外的产品是经过流水线的反复冲洗,但走进国内市场的却在田地里挖的一个大坑内经受工人双脚的洗涤。

  即便国外销量平平无奇,即便中国的营业额与日俱增,即便中国人才是他的同胞,可严钦武却浑然不觉自己做了多么丧尽天良的不当之举。

  道德的制衡、身为中华人民的自觉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变得不堪一击,被蒙蔽心智的严钦武犯下了不可弥补的错误,也将自己昔日的合作伙伴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残奥会的召开推动良心国企白象火速出圈,拒绝日本融资后公司经营火速跌进下坡的经历也唤起了一众中国群众排斥日资的心情。

  货架上的白象品牌的方便面销售一空,可反观货架旁侧的康师傅却丝毫不动,短短一周,日资占比33%的康师傅的营业额就呈现了历年最低。

  正当康师傅内部乱成一团的时候,更为汹涌的波涛就再次向它袭来,这一次,康师傅依旧毫无招架之力。

  康师傅的酸菜供应商插旗菜业有限公司肮脏不堪的生产环境被央视曝光,令人作呕的生产场面,在媒体上不断发酵,以酸菜方便面著名的康师傅和统一就这样被推向了台前。

  在事件曝光后的第一时间,康师傅就发表了酸菜包原料的声明,对插旗菜业是自己酸菜供应商的事实供认不讳,并在第一时间下架了相关的产品。

  事件还在不断发酵,统一“敢承诺,敢保证,不信就来参观”的公告发布之后,舆论的热点更是到达了巅峰。

  统一在公告中说:作为老坛酸菜牛肉面的首创,统一坚持使用食品级材料腌制池及传统老坛,坚持二次发酵,坚持九九八十一天以上发酵。

  不仅如此,统一还发起了“共同见证”活动,邀请社会各界前往统一工厂参观,这一下,所有的腥风血雨都仅由康师傅一家承担。

  被查出的是插旗菜业有限公司,遭受牵连的却是康师傅,但康师傅镇真的是无辜蒙冤吗?

  作为驰骋方便面市场多年的老品牌,固定的口碑麻痹了康师傅集团内部的严谨,也松弛了挑选合作伙伴时的严苛条件,也正是如此,才让“双面人”严钦武趁虚而入,结下了今时今日的苦果。

  作为中国最重要的粉条生产基地,禹州的红薯粉条和山药粉条在中国享赋盛名,但任谁都没有想到,在禹州的一家工厂却公然“挂着羊头卖狗肉”。

  破旧的工厂,看不见光的狭长走廊,污渍密布的生产仪器,还有房梁上摇摇欲坠的蜘蛛网,这里是破旧的民房,也是禹州一家红薯粉条的生产基地。

  这里的工人不穿工装,取而代之的是灰头土脸浑身面渍,这家红薯粉条厂也不用红薯粉,工人们源源不断往机器里倾倒的是比红薯淀粉便宜一半的木薯淀粉。

  和红薯粉条里没有红薯一样,山药粉条里也没有山药,两者皆是由木薯淀粉制造。

  每天都有数吨的粉条在这里制造,并源源不断的输送至全国各地,但和华容县的插旗菜业一样,粉条工厂里的员工从来不会吃一口自己厂子里制造出来的东西。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的道理每个人都懂,但就是有人置国家法律法规于不顾,置消费者安全于不管,在尖刀利刃上谋取不义之财。

  在案件被揭露的时候,在万众瞩目的舆论声中,他们当着一众镜头表演着拙劣的悔意,但又有什么用呢?

  正义执法诚信经营的心,一旦被贪欲撕开裂缝,那就只会土崩瓦解,但为此承受后果的却永远不只是犯错误的那批人。

  三鹿奶粉让30万名幼儿出现泌尿系统疾病,终身遭受洗肾的苦楚,即使董事长田文华被判处无期徒刑,但这却丝毫不能减淡受害者家庭遭受的苦难。

  插旗集团事件也是如此,钱财流进了严钦武的口袋,标准化的产品流向了海外市场,但遭受“土坑酸菜”苦楚的却是我们中国同胞。

  道歉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为了以儆效尤,为了给中国食品制造企业敲响警钟,插旗集团事件,必须严惩。